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经验分享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经验分享



InVisor 人物志

本期人物:Ling
本科院校:

南京大学 英语系学士、国际关系硕士研究生

裱花:

GPA 3.56/4.0

最终选择: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 - Social Anthropology


Ling是一名专业的品牌咨询师,一次悠然的工作机会让她走进了人类学的世界。在探索和发现的过程中,她察觉到这是一块属于她的净土。秉着有趣的实践经验,她想要在专业知识上进一步补充自己对人类学的了解。斩获四个英国高校——UCL、LSE、SOAS和Goldsmith offer的她,对LSE有情节的她,为什么最终选择了SOAS?让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吧!




「 “误打误撞”的机会让我认识了人类学 ”」


踏入人类学这块领域之前,我像很多人一样,对该专业的印象只浮于表面。认为人类学是个”泛”学科,可以说这是一个在大学里不需要太费劲就可以拿到不错成绩的课程。在实际生活中,我也不太懂得怎么去运用人类学。
在我研究生时期,一个偶然的实习机会让我第一次在实际生活中接触到了人类学。讲起这段在一家小型品牌营销公司 (负责帮助品牌制定战略,产品创新,广告设计等等)的实习经历也是有趣。在我进入这家公司工作之前,我并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做人类学相关的调研的。当时这家公司来我们学校校招,同期来的Apple,腾讯等等的大公司。相比起来,我更喜欢这家公司给我带来的氛围。公司的宣讲人很愿意跟分享工作当中各种好玩的事情,当时听得我也是津津乐道。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各自的闪光点,心里想的是我跟他们共事我会很快乐。思考片刻后,我向这家公司投了简历。
我当时做的简历也比较特别。与其上传一份传统的白纸黑字的简历,我用keynote做了一个portfolio给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点,他们就喊我去面试了。顺利进入公司实习半年后转正。当时我在南京还有课,所以我是南京上海两头跑,把高铁当地铁坐。不过我觉得很值得,因为我接触到了一个我从未了解过的行业,并且我也对人类学产生了兴趣


「 让我收获满满的“田野调查” 」


当时带我入行的老板提供给我了不少实践机会,这段经历还是让我学到不少东西的。我们工作中很重要的一环是field work,也叫田野调查。主要内容是通过直接接触消费者,跟消费者聊天,到他们家里去观察他们如何使用产品等等来获得产品的使用感受之类的信息。一个合格的moderator(可以叫做主持人),也就是去和消费者聊天的这个角色一般都需要至少一年的工作经验。但是当时作为一名实习生,我的老板就给予了我这个当moderator的机会。 那段经历给我很大的锻炼空间。可能我当时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觉得并不是一个多难的任务。但是现在了解门道以后,回想起来我老板胆子真大,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之下把机会给到我手上的。


「 伦敦:最适合做人类学研究的城市 」


我近三段工作经历都是跟人类学相关的,是在就业后发现工作当中运用的方法是人类学的方法论,慢慢产生了对人类学的兴趣。为了弥补工作中缺少的一些专业理论知识,才决定回归校园进行人类学的进一步研究,补回知识上的空缺。很多本科刚毕业便读研的学生可能并不确定自己的专业,也不确定自己要去什么学校。在学校和选专业上是很费劲的,是需要很多人引导的。相比起他们,这块我就省略掉了,因为我目的性很强,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我当时申请了四所学校,LSE(伦敦政经学院), SOAS(伦敦大学亚非学院), UCL(伦敦大学学院)和Goldsmith(伦敦大学金匠学院)都在伦敦。其中LSE给我的感觉是它有点像上海的弄堂大学的感觉,它的地理位置处于伦敦市中心,从后门出去就是伦敦很繁华的一条街。我觉得做人类学就是应该在这种烟火气重的地方。因为人类学启蒙于殖民嘛,各个资本主义国家到陌生的小国家或者海岛上去殖民,他们起初不了解这个地方,所以产生了人类学这门学科帮助殖民者更好的去统治。毕竟要了解当地,知己知彼。但是对于当代的人类学来讲,已经不需要这个作用。因为我们不再有殖民,不再有陌生的,未知的国家等待我们去发现。所以现在的人类学应当是针对已知的族群,是城市里的人类学。地理位置很重要,所以我只申请了伦敦的学校,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才适合我去做田野调查。我申请的LSE,UCL和SOAS地理位置都在伦敦市中心,很适合做人类学

图源:ecoship-pb.com



「人类学提供的道路其实很广 」


在国内很多人还是不太清楚人类学应当怎么运用。首先它是一个资本主义学科,在国内的普及型比较小,在中国的发展历史也比较短。他是属于社会学底下的一个学科。其实二者之间有很大的挂钩,社会学可以做什么人类学就可以做什么。
但其实人类学更应该是一种学派,而不是学科。人类学学的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分析事物的方法,这种方法是可以运用到方方面面的。咨询,广告,品牌策划,或者我现在所做的定性研究。说到底人类学的运用具备一个过程:与人交流,采集信息,经过个人对信息的剖析,得出结果,做成方案。我相信许多行业里的工作都具备这个过程。所以说人类学是与广大行业息息相关的。就像很多历史上闻名的人类学家,他们不光是人类学家,他们甚至有其他的身份。譬如说马利诺夫斯基和福柯,他们除了人类学家的身份之外,他们是哲学家,物理学家,文学家。所以人类学可以运用到各种领域中去,具体就看个人怎么运用了。


「如何做一名“offer收割机“? 」


我在我申请的这四所学校里都做了很详细的调查。在最终写个人陈述的时候,我是针对每所学校的特征写了四份不同的文书。大多数人可能是前半部分不变,在最后一段针对学校不同进行修改。但是后来我认为还有提升的空间。因为每个学校的人类学都不一样,例如说SOAS专注于亚非研究,LSE是更偏政治学,UCL更偏实用主义,Goldsmith更偏媒体和传播学
虽说我的经历大体上是与这些相关的,但是我的侧重点不一样,针对每所学校我写在文书上的经历不一样。我在每一段都融进了学校的课程和教授等等的相关内容。比如说我在一段中提及到自己的学术经历,我就提及到了因为我有这样的一段学术经历,所以我对该校某一门课程很感兴趣。而不是把这些话总结到最后一段来说,而是缠绕在整片文章里,校方多多少少会感觉到这篇文章是单独为他写的。总的来说,我认为前期的调查非常重要,一定要花大量的时间去了解该校的课程体系,如果能看到syllabus肯定是最好的。还有就是教授的背景,例如这位教授做过什么研究。通过这些调查去整合出跟自己有相关性的要点。
在个人陈述的写作过程中,我前前后后写了很多版本,写到后来我都有点迷失了方向,有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看不出自己的问题所在。所幸的是我的导师InVisor小姐姐是native speaker,英语写作能力思维能力都很强。她作为旁观者,非常客观地指出了我的问题,可谓一针见血,并且给我写了一份很详细的评价及建议书——我个人认为是很专业的指导了。


「我对LSE是有情节的,但是......」


我申请的四所学校都给我发了offer。一开始我认为LSE最好是因为我很喜欢费孝通(《乡土中国》的作者,也是我人类学的启蒙之一),他是LSE毕业的。所以我对LSE有情节,是想成为他的校友的(偷笑)。
但是最终我的个人意愿是偏向SOAS的。一是考虑到我以后要回国就业(亚洲的人文及社会学研究是SOAS的专注之一)。SOAS给我的感觉是像一个小联合国的感觉,他的世界性很强。二是我申请时直接联系了一名在职的教授,他是做中国的媒体研究的。聊天当中他许多观点都与我不谋而合,所以我对这位教授有很高的好感度。三是未来我对人类学的研究想走gender studies这个方向。因为我之前工作时负责的品牌大部分是护肤品牌,主要和女性打交道。所以我想通过性别研究来对这方面进行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但是我所说的性别研究不是局限于feminism,是同时包含男权和女权的。目前女权崛起的同时也难免男权被有所忽视。这三点集齐一身,我发现SOAS整个的氛围和教学资源跟我的研究方向更契合。


「工作后读研VS.本科毕业后读研」


对于我来说,工作两年后再去读研的一个好处是可以任性一点。刚本科毕业直接读研的学生,他们会更考虑学校的综合排名。但是我是更加考虑专业排名。学位对于我来说不是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我是想去学以后对我真正有用的一些知识的,我是去寻找一些新的inspiration的。我的目标是寻找一个和我研究方向最匹配的一个program,而不是一个综合排名最好的。 虽说普遍的公司都比较看重学校综合排名之类的,但是我们这个行业比较看重专业排名。我现在的老板也很支持我去SOAS。所以能感觉到我们行业对于学校排名没有特别的要求。当然,除去学校排名专业排名之外,个人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